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文化+”模式下的乡村发展规划探讨 ——以《石林县上蒲草村阿诗玛民族文化农庄建设规划》为例

 二维码 611
发表时间:2019-07-24 09:30作者:市政分院来源: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网址:http://www.yncityplan.com


在当下,越来越多的传统乡村如被抽取了灵魂的躯壳般被遗弃,中国人花了数千年构筑的乡村被当成一块“鸡肋”,变成“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由于城市与乡村之间没有构成和谐相处的心理和思想的平衡机制,形成了精神瘸腿。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规划者的我们希望传统乡村的衰败消退不是这类乡村的宿命,而只是整体乡村演变进程的某一过渡阶段的暂时现象,在此愿景下探讨有价值的传统乡村的规划手法及可行性策略,为传统乡村振兴添砖加瓦,保留心灵寄托之所,让快速城市化的背后有发展之根可寻,精神有所皈依。


作者:徐方妮




石林县上蒲草村便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有着阿诗玛文化的少数民族村落,规划试图通过注入文化以唤起乡愁,振兴乡村。在重振乡村中提出“文化场景化、文化产品化、文旅一体化、文化实体化”的四个文化“+”策略,为传统式乡村的发展加一砝码,助力城市和乡村的天平平衡。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规划者,我们希望传统式乡村的衰败消退不是这类乡村的宿命,而只是整体乡村演变进程的某一过渡阶段的暂时现象,在此愿景下探讨有价值的传统式乡村的规划手法及可行性策略,为传统式乡村振兴添砖加瓦,保留心灵寄托之所,让快速城市化的背后有发展之根可寻,精神有所皈依。


“文化+”理念的提出及落实


本次规划在重振乡村中提出“文化场景化、文化产品化、文旅一体化、文化实体化”的四个文化“+”策略,探讨类似传统式乡村的规划手法及可行性策略。




1.“文化+生活”的文化场景化

要做“行为引导式”的规划,保留村民的自发性、社会性活动场所,以此作为邻里空间和集体活动空间的打造依据。以上蒲草村为例,调研后发现上蒲草村村民活动表现出强烈的中心性,村庄中心的水塘边是人为秩序最突出的一点,是村民节庆活动、集体开会的场地,这种中心性早已融入到每个村民意愿中。规划保留这种精神中心区域,在此处规划文化广场、水上舞台、阿诗玛文化展览馆、露天电影院等,将其打造成为全村核心的节点,在文化广场的设计上采用撒尼传统元素和花纹,体现撒尼民族特色。



挖掘当地历史沿革、神话传说后将其融入生活中,以节庆活动、生产生活方式、场景空间再造等多种方法重现故事场景,在农庄游览、参与节庆、农事体验等过程中深入感受当地文化。

2.“文化+生产”的文化产品化

“抢救性保护和继承优秀的传统文化,促进乡村文化旅游可持续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无疑对乡村文化的传承与重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支撑,特色文化大多根植于乡村,特色文化产业发展要抢抓乡村振兴战略”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卞靖如是说,说到底当前乡村发展最重要、关键的是要发展产业,经济上去了才能留得住人。中国社会是一个乡土社会,乡村振兴的最终目的与本质是回归乡土中国,同时在现代化条件下超越乡土中国。


如今像上蒲草村这样的传统乡村特色资源、人文资源丰富,后发优势明显,有着很大的多元化发展可能空间。规划首先对上蒲草村特色手工艺进行深入挖掘并针对性选取分类,之后科学的策划文化产品诞生,并进行产品推广与销售,整个过程中核心部分是鼓励村民参与,让每个村民切实参与到家乡建设中,实现“家家是传习馆,户户是加工坊,楼是展销点,个个是文化人”的目标。



3、“文化+旅游”的文旅一体化

“发展以乡村文化为核心的浸入式旅游。”

乡村旅游不再仅仅是单纯的消遣和娱乐,而是可以从中得到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的双重满足,其中情感和情绪的经历和感受尤其重要,这使得上蒲草的旅游更有灵魂有文化,更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为满足差异化游客的旅游需求,规划四条主题鲜明的旅游线路,分别是阿诗玛文化游线、休闲文化游线、农耕文化游线和红色文化游线。四条游线相互交叉重合,其中增设多处旅游节点,让游客进入场景设计中,将旅行活动与旅行体验融为一体实现浸入式深度旅游。在阿诗玛文化游线中化身美丽的阿诗玛或是英勇的阿黑哥,参与挑战获得胜利,与恶霸斗智斗勇,深度感受阿诗玛故事情景;在休闲文化游中放松身心,住在美丽淳朴的撒尼村庄,享受远离城市喧嚣的片刻宁静;参与农耕文化游,体验农村耕作,开发更多适合亲子游的活动,让年老者找到乡愁、让中年者找到童趣、让青少年接受教育和体验。如,学插秧,踩水车,到菜地摘菜,到田间了解农作……或是在红色文化游中参观革命英雄纪念塔,革命烈士毕恒光故居,感受少数民族顽强不屈的抗争精神。



4、“文化+风貌”的文化实体化

提倡乡村规划的“留白” 之道。”





传统风貌较好的村庄基本都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人为干预下的规划而来,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总结人类聚落和村庄发展的主体模式,那就是“自发有机”。这一持续了千年的动力模式至今依然显示其生命力,这种自下而上的依然能够发挥很好的作用,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做得更好,反而是一味的横加干预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正所谓“全则必缺,极则必反,盈则必亏”。这就是规划中的“留白”,留出自发演化的良好空间,让本就具有活力的村庄尽可能的自我输血,创造更多规划以外的可能性。



在本次规划的文化实体化方面,运用留白之道,一是村庄文化空间“留白”,二是在村庄整体风貌整治“留白”。每一个自发形成的村庄都有其文化空间,这一空间往往也是大家默许的集体记忆场所,就本项目而言,该空间位于村庄正中水塘旁的空地,也是村里的红白喜事和村民会议所在地。规划不再人为的另择场地
作活动空间,而是保留和延续水塘边广场的集体记忆,并升华其价值,只在环境上进行提升和改造。文化空间的留白,留的不仅是空间和物质载体,更是文化的原真性、在地性和认同感。二是在村庄风貌整治方面,保留现状村民自发在墙面上绘制的撒尼族民族图腾,认为这是最能代表当地文化的符号之一,并鼓励村民创造,自发建房、装饰村宅外观、绘制墙画等,在保证风貌协调的情况下尽可能留出空间给当地村民。我们希望这不单纯是一种物质上的更新,更是一种以文化为灵魂的“内容创造”,在帮助传统村庄留下“形”的同时能留下“魂”。



5、总结与思考


类似上蒲草村这样的传统式乡村文化特征突出,人文资源丰富,后发优势明显,有着很大的多元化发展可能空间。

1)规划者应该站在历史的节点上做规划,“不以村小而不为”,规划要对村庄的过去和未来负责任。

2)倡导一种“行为引导式的规划”,保留村民的自发性、社会性活动场所,以此作为邻里空间和集体活动空间的打造依据,进而延续村民的集体记忆。

3)不做干预式的规划,给乡村更多的“文化留白”,留出自发演化的良好空间,力求在适度的引导下创造更多的乡村可能性。


项目名称:石林县上蒲草村阿诗玛民族文化农庄建设规划

设计部门:城市规划市政设计分院

设计团队:任洁、程炼、张涛、蒋文超、李敏棋、徐方妮




编辑制作: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