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水记•故乡陆良

 二维码 1976
发表时间:2019-05-23 12:40作者:特色机构来源: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网址:http://www.yncityplan.com


陆良,我美丽的故乡,云南省最大的平坝、文化的发源地。素有“滇东粮仓”、“高原水乡”,的美誉。早在新石器时代陆良便有人类活动的印记,春秋战国之际,这里进入了部族社会,逐水草而居的远古先民,在南盘江沿岸的湖积平原上繁衍生息。汉初,陆良为中央政府在云南设置24个郡县之一。西晋至唐初,陆良更是成为以氏家族为统治核心的南中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元明之际,大量内地军民迁徙入滇,陆良地区因自然环境优越成为主要居住地之一和军事重镇,并逐步形成较为完善的中央集权制度....

作者:邵文浩


回望悠悠历史,如果说有什么曾一直伴随着世代生息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让人们既受惠于她又受制于她,深刻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造就推动着陆良的历史文化与发展,那么,就要算是南盘江了。可以说,陆良的历史文化离不开一个“水”字的承载。

南盘江距今大约2500万~3000万年前已形成,我国现存最早地理著作《山海经》记载了它下游的珠江水系,秦汉时期开始出现于史书之中。南盘江自北向南从陆良穿城而过,自响水坝进入陆良,吸纳境内众多河流、湖泽之水,奔腾向前,在石板滩村进入路南。境内全长70公里,径流面积7223.6平方公里。她是陆良的母亲河,养育滋润了陆良的世代子孙。

陆良大事记(图一)


陆良县山水格局示意图(图二)


壹•水乡泽国


南盘江在陆良境内接纳了数十条大小支流,各支流大致均匀分布两岸,形成以南盘江干流为中心的树状水系网络。干流全长240多公里。明清时期,每年夏秋雨季来临,洪水暴涨,南盘江及其支流向四周泛流,形成了中原泽(大海子)、陆良湖(上海子)、东海(下海子)、旧州海、等众多大小不一的湖泊与沼泽。那时的陆良成了名副其实的“水乡泽国”。旧时陆良有“三山、四水、八景”之说,其中便有六景与水有关。


陆良水系分布示意图(图三)


众多胡泽之中,最大要数中原泽,中原泽又名湘浦,大海子,马街海,位于坝区东南部,由南盘江支流杜公河及众多泉眼溪流汇聚而成。是明清时期省内少见的大湖泽之一。今县城以东部分区域、华侨农场全部、马街镇海界-大龙潭以北及三岔河镇的大部分地区都在其范围内。最大水域面积为60平方公里。1949年前,长年积水面积仍有18.25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米,周长一百多里,号称“百里泽国”。“雨集盈,诸泉涨发,则倏然改观矣。鸟兽之乐地,为鱼鳖之幽宫;菽麦之大田,为藻萍之波国。水面浮村,苍烟数点,但见东海山椒,几欲浮山而去,西逼城麓,俨若撼城而来,辗转南北,则水色、山色几与太空之气合同而化焉.......”这是方文英在《涎泽记》一文对中原泽水清变化的描述,一派淋漓水气。鸟兽乐地、菽麦大田的中原泽,几场大雨后,乍然间便成了鱼鳖之乡、萍藻之国。

陆良文化离不开“水”,就连陆良的县名都脱不开与水的关系。陆良最初县名叫“谈稾”,据说为司马迁命名,是指生长稻麦的广阔湿地和原野。明洪武年间,沐英率兵平定帖木儿内乱,一路走来正值夏日酷暑难耐,唯有陆良方圆百里,烟波浩渺,凉风习习,清爽宜人,即兴赋诗一首。其中有“信是深山六月凉”一句,当即下令将名称改为“陆凉”,民初陆良著名学界领袖牛星辉认为凉字“义薄不雅”,遂将凉改为良,以体现人们创造美好家园的良好愿望,这又是后话。

贰•九曲十八弯

南盘江自响水坝流入陆良,即进入一马平川的陆良坝子。从响水坝至旧州的十几公里河段,因地势平坦,一片泥沙,易于冲刷,在陆良板桥镇境内,形成九曲十八弯之势。最大弯道古城湾,直线距离不过160米,但江道弯曲,竟长达5公里,形似月牙,故称月牙江。月牙江流经地段,俗称月牙湾。就是在这九曲十八弯的江堤之间,在月牙湾及其旧州一带,一千七百多年前,西晋王朝将治所选在这里,元代成吉思汗的孙子把匝瓦尔帖木儿更是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行宫,筑城池而治同乐,故名小堡古城,月牙湾,遂得名古城湾,沿用至今。

月牙江航拍(图四)


月牙江平面示意图(图五)


古城、旧州一带作为治所,从晋朝开始,经历了从两晋到明清八个朝代的跨越,月牙江见证了朝代的繁荣更替,更为重要的是,月牙江及江畔的古城、旧州也见证了曾统一南中400多年氏的繁荣兴衰。东晋年间,建宁太守孟颜与宁州刺史火并,南中大姓爨琛乘机统一滇池及滇东地区,独霸南中。史载:“爨琛震自相承袭。县为氏故里,自此以氏为长”。南朝萧齐时期这里又成为当时全国十九州之一的宁州下辖四郡--建宁郡的郡治所在地,统治着今天贵州、广西部分及滇东的广大地区,长达百年之久。自此,氏家族开始走向了极盛时期,创造了上承古滇下启南诏大理文化、“独步南境、卓尔不群”的辉煌文化。


月牙江实景(图六)


旧时月牙江两岸遍生芦苇,仲秋时节,蒹葭苍苍,夜晚明月当空,月下江上,自是放舟、赏月、雅士夜游的好去处。“芦沟夜月”成为清代“陆良八景”之一。“漫天月色浸芦沟,上下寒光万顷秋。月共芦花为白,花同明月与清幽。放舟不费今宵赏,载酒宁辞良夜游。最好沧浪收钓处,一蓑风露卧船头。”诗人蒋思睿的诗写尽了月牙江上风流,古城余韵给人留下无限怀想。

肆•马帮和航运

陆良马帮和航运关系密不可分。陆良境内阡陌纵横的河流,星罗棋布的胡泽,为水运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早在战国时期,蜀地的商人便赶着马帮,循着云水迢迢的崎岖山道,“度博南,越兰津,渡澜沧”,出境与印度商人从事贸易,开辟出被称为“蜀身毒道”的南方丝绸之路。五尺道便是蜀身毒道的一条,五尺道到曲靖,分支路,经南盘江水路到陆良,再分道而去,南下个旧,为个旧大锡运往中原的大通道。

明清时期,陆良的水运已经很发达,由水路至府城(曲靖)逆流而上,从府城至州城沿南盘江顺流而行,特别是从响水坝起“放舟南下,河无碛砾,直达郡城,舟楫栉比,颇堪乘载”。当时形成的航道有四条:县城至曲靖、沾益航道、县城至马街航道、马街至三岔河航道,杜公河道。可通航水道长一百多公里。

水上交通网络的畅通,促进了全县的经济发展和商业繁荣。明清时期、由于实行军屯、民屯、商屯,迁徙大量的汉族移民,带来了中原先进的文化和生产技术,以马帮为运输工具的发展成为商旅发展的动力。陆良逐渐形成了许多固定半固定的市场。清初,江西商人在阎芳桥设置转运站,经营大锡的马帮从个旧托运到阎芳桥,改水运至沾益。光绪三十一年间,来自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广东、广西、昆明、石屏、蒙自等地的商人,在马街开设了48大商号,经营农副土特产及手工业产品,马街逐渐成为陆良的经济贸易中心。1910年滇越铁路开通,马帮从宜良驼运棉纱、食盐至陆良,再由水运至曲靖、沾益。返回时,把火腿、大豆、陶器运到宜良、个旧。民国九年至民国三十八年,全县有商户960户,行商300余户。光商号,县城有“万瑞号”“同兴详”等24家;马街有“宝兴源”“鸿发祥”等52家;三岔河有“运奉昌”“正义昌”等8家。是马帮撑起了陆良古、近代的经济历史。

老街商号(图七)


旧时南盘江航运(图八)


陆良航运兴盛上百年,至1959年新建响水坝水库,通往全县外的水运终止,而陆良的马帮也在滇公路修通后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如今,在幽幽的古道上仿佛还能依稀听到赶马的号子声响起.......

伍•沧海与桑田

南盘江历史上就是一条灾害频发的河流。陆良坝子地势平坦开阔,蓄水能力弱。南盘江从坝子里穿流而过,江道狭窄弯曲,江身长,两岸圩堤低薄,河床高于农田,再加上西桥河滩的阻碍,每年夏秋雨季来临,河水涨发,任势自流。“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过去有流传的民谣说:“陆凉、陆凉,平坝无水最荒凉,忽然一夜盘江雨,旱地成河田成江”。据史记载,自明建文元年(1399年)至清宣统二年(1910年)的511年间,先后发生较大水灾32次。近百年来,有大旱9年,小旱8年,平均6年一遇有大涝11年,小涝10年,平均5年一遇旱涝合计38年,平均2.6年一遇因此,南盘江曾有“害河”之称,给陆良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早在300多年前,陆良人民就开始与南盘江频繁的水患灾害做斗争。明天启年间(1621-1627),在南盘江筑撤河坝蓄水。清代康熙三十一年(1692),在陆凉知州江藻的倡导下,采取圈圩防洪。1716年,杜珍时任陆良知州,为治理水患,他多次亲往实地勘察,汇集各方意见,决定开凿南盘江支河,同流分洪,排泄洪涝,根治灾害。在他的带领下开挖了一条长达十余公里的人工河道。从南盘江干流分水,南向流经沙沟岩,到三岔河后,再向西折到清河、万清、赵家沟、黄家圩、水阁等地,注入中原泽。河流的开挖不但缓解了水患,而且使沼泽涝洼的东海(下海子)变成万顷良田。后人为了纪念杜珍治水造田的功绩,将这条河流命名为“杜公河”。如此浩大的工程,在当时人口稀少(1752年,杜公河开挖后36年,陆凉人口仅47204人)、技术落后的条件下完成,令人十分惊叹。杜公河,堪称陆良古代治水的伟大壮举。

民国十八年陆良首次开炸西桥滩阻,至建国前,前后共炸滩十余次,因工程浩大,国穷民饥,终未能解决问题。1955年,县委县政府决定对老盘江窑上截弯取直。1960年至1961年开挖河道排中原泽,同时开通了阎芳河、丁字河。排干了旧州海、茶花海、大圩里、马长湖等十多个荒海子,开垦良田十余万亩。

1977年,为了彻底根治南盘江水涝灾害,县委县政府决定举全县之力“丢开老盘江,重开新河”。确定由响水坝直切老河道至古城,通过旧州直旧城接1955年窑上截弯改直的老河道进入西桥。这样,使原长约40公里的老盘江缩短为25.3公里的人工新河。南盘江的开挖,历时半年左右,共投工1165万工日,完成土石方906万方,国家和社队投资2330万元。形成了“曲直融通,新老交汇”的南盘江景观。

万人兴修南盘江(图九)


“人工运河”新盘江,是一项伟大的工程,是陆良人民治理并战胜水灾的伟大壮举。在陆良历史上,从未有一件事像开挖南盘江一样,对陆良和陆良人民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新盘江建成后,又对老盘江进行了护岸、培堤。兴建涵闸、桥梁等综合治理,老盘江成为沿岸灌溉引水和替新盘江分流泄洪的重要河道。古城至南新桥20公里,为新老盘江公用河道。老盘江上万顷香稻,阵阵飘香;十里荷花,风情万种。新盘江上,绿树成荫、波涛滚滚、座座桥梁长虹卧波,引水渡槽、凌空飞架,一派欣欣向荣。

新老南盘江交汇(图十)


尾记

如今的南盘江是陆良人民生命的大动脉,陆良坝子昔日夏秋一片汪洋,冬春荒海点点的苍凉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大大小小的水库星罗棋布如一颗颗明珠闪耀着光芒;河渠成网、田地成方,已成为全省重要的商品粮食生产基地,高原上富庶的“鱼米之乡”。




注:本文资料参考《陆良•印记》一书收集整理;图1为作者同事绘制,图2-图3为作者自绘;图4-图10为网上收集整理。




编辑制作: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