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记哀牢山中的隐苑—褚橙庄园”

 二维码 4976
发表时间:2016-08-23 11:55作者:王珂、张蓉、付庭雨来源: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网址:http://www.yncityplan.com


自2012年褚橙全面开始线上宣传销售以来,每年秋季全国都会刮起一阵橘色的风,不想办法弄到一箱正宗的褚橙都不好意思称自己为合格的吃货。今天就带大家走进哀牢山中,一同探秘一位传奇老人的万亩橙园和他同样神秘的隐苑--褚橙庄园。

作者:王珂、张蓉、付庭雨

从昆明出发一路向南驱车约3个半小时我们来到位于玉溪市新平县嘎洒镇的哀牢山脚下,一路的颠簸疲惫在巍峨的大山前,伴着对这片神秘庄园的期待,化为一种隐隐的崇敬。沿着蜿蜒而上的小路,我们一头撞进了哀牢山的怀抱。

山依偎着水,水映照着山,静静的和谐,淡淡的孤寂。禅静的心境一如人生,慢慢的把岁月怀念,静静如水,淡淡如山。一位传奇的老人正是在这里与老伴携手默默地走过了十多个春秋,如今荒山已变为万亩橙园,汗水也已结为了丰硕的果实。而这位传奇的老人就是—褚时健。

今天就带大家一起走进褚橙嘎洒基地,一同探寻褚橙庄园这座神秘的哀牢山中的隐苑以及它的设计历程。


坐落于山顶位置的褚橙庄园远离城镇、深居山野。来到这里,阵阵清风袭来,带走夏日的炎热,也带走了都市的喧嚣。回想设计之初,面对广袤的果园、雄浑的哀牢山,各式各样创作的“清规戒律”似乎遁于无影,自由施展“无招无试”的骚动不免油然而生,此刻能够约束这种骚动的就是地域建筑创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受邀承担褚橙庄园设计时,如何彰显地域文化特征成为第一直觉不禁跃然于脑海中。沿途的“一颗印”民居、临近的红砖窑、山形地貌无不表明着各自的地域身份,促使创作者更加坚定了地域创作的信念。


设计以建立与自然环境、周边建筑的对话关系为起点,以院落空间、内庭空间作为表现地域建筑文化内涵的切入点,建筑形式语言则是在二者逻辑演变基础上的修辞。



对称与非对称的群落聚合关系


总平面布局把客房区和公共服务区分别作为独立的建筑体量布置,与原有基地管理用房构成以面向水面的小广场为中心的三位一体的群落空间聚合关系。通过各栋建筑之间蕴含空间组合内在联系却相对“自由”的非对称性和每个单体所具有的明确轴线的对称体量相交织,以形成“形散而神不散”之意。高低错落的建筑形体既丰富了群体轮廓线,又取得“均衡”的构图关系

两层的公共服务区主立面朝向入口道路,并紧临南侧水面,形成亲水关系。设计利用地形高差把餐厅、厨房、休闲等配套功能设于负一层,入口地坪以上仅保留一层高度,以达到刻意削弱建筑体量感的目的。临南侧水面设置了亲水平台、露台,在拓展了使用空间的同时,强化了与环境的融合关系。坐在这里享受一个宁静的下午,让山里的风带走身上的浊气,让山里的水涤荡疲惫的心。



转身从水岸边来到客房院前,一股中西合璧的气息扑面而来。三层高、呈院落形态的客房区主入口面向南侧水面,与公共服务区在小广场形成轴线交汇点,既突出了小广场的中心感,又彰显了建筑的主体地位,并与水面产生对话关系。建筑整体质朴与轻盈共舞,沉稳与灵动共存。

地域文化性与院庭空间


关于院



客房区的设计延续了“一颗印”的空间组织关系,所有客房围绕内院布置。对于身居旷野的住客,面对无垠的大自然时产生的庇护感与相互依存、交流的心里需求通过紧密的院落空间组织得到了体现。处于院落前方入口门厅、连廊、楼梯等交通设施起到内外空间的划分、过渡、联系的作用,并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交通对客房的干扰。



穿过门厅,一个精致静谧的院落出现在眼前,在这里,传统“一颗印”的“避风”功能对于炎热的气候而言显然不适应,反而“迎风”之需却是迫切的。用地主导风向以西南风为主,南面上风向的大面积水面可为局部气候起到加湿降温的作用。因此设计在传统“一颗印”形制的基础上,刻意压低入口门厅、连廊的体量,使院落面向迎风的水面一侧形成相对大的缺口,利于引入山风,改善院落内部的小气候,同时“缺口”自然形成由内而外的“景框”,将远山、近水等自然景观收于其中。



关于庭




这里的“庭”指的是建筑有顶的中庭。中庭作为一种现代室内公共空间关系的表现形式,以其空间的开放性和交融性而独具魅力,成为现代建筑设计广泛使用的手法之一。公共服务区的中庭设置既与客房区的“院”形成空间上虚实呼应、文化内涵上一脉相承的关系,屋顶形成的相对高大的中庭空间结合屋顶自然采光切合了展示功能的需要,中庭空间周边界面则呈现出半开放形态

建筑形式语言修辞



“现代建筑地域化,地域建筑现代化”是褚橙庄园的地域建筑形式语言表达的指导纲领。设计以同向分层跌落的坡屋顶把不同尺度、不同功能的公共服务区和客房区演化为一个有机整体,并凸显了层层叠叠的民居群落感。具有韵律感、现代感的窄长竖向窗以特有的表皮机理既表现出“一颗印”民居“外实”、“封闭”的一面,又使公共服务区室内呈现出独特的光影效果,也有利于尽可能多地利用墙体起到隔热作用,减少空调能耗。客房区主立面山墙利用对称的楼梯间设置大面积玻璃窗与符号化砌体造型相互映衬,强化了时代感及对称性。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在设计过程中与褚老一段有趣的故事。项目初期方案设计时尝试的是更加“土”的建筑风格,在时代特征的表达上显得更加克制谨慎,担心过多的突破和碰撞会让褚老不容易接受。但结果却让我们团队非常意外,汇报沟通时褚老很干脆的表达希望突出更多的时代特征,而对过“土”的建筑反而很不感冒。也许这种在一般老人身上非常罕见的对新事物开阔的胸怀正是褚老能屡屡书写奇迹的原因之一。



转眼褚橙庄园探秘之行接近了尾声,回头看着在余晖中渐行渐远的一摸红墙灰瓦,不由想起褚老说的一句话:“对得起做过的事,对得起相处过的人,我能做到这两点,我这几十年也算没有什么遗憾了。”褚时健

哀牢山上,橙子园中,一位平凡而智慧的老者,一座简单而低调的庄园。



设计单位: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主创人员:王珂、张蓉、付庭雨、刘梦娇

备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制作:云南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 信息网络处